一個人看「地厚天高」


很想讓梁天琦知道,在電影播放的中後期,院內觀眾啜泣及嘆氣之聲不絕於耳。漆黑中的沉默,大家都清晰聽到,所有呼吸聲都非常沉重。當我推門離開,竟不想立即回家,而是到便利店立即買了一排朱古力,一口氣吞進肚子,才能令自己好過一點。身為觀眾的我,情緒低落至此,更何況是當事人梁天琦呢?

電影以梁天琦在選舉論壇的發言掀開序幕,是梁天琦最後一次以候選人身份上電視的選舉論壇,對手是楊岳橋。楊岳橋於補選勝出,但最近的「必死的決心」論、「請建制去飲是出於禮貌」(但又唔請其他陣營,如本土)及「抗爭當camping去玩」已被不少人垢病,大跌眼鏡。

▼重聽一次梁天琦的發言,總會心頭一緊,良久說不出話來。▼

戲中交代他如何入會(即加入本民前),如何為政治組織付出。說到底,就是他在大學時的「波牛」 性格及為宿舍全心付出的精神。拍攝者在不同情況下重複問他:「假如重新選擇,你會不會________?」每一次聽到這種提問,鏡頭前梁天琦認真思考再點煙的唏噓,都令我的愁緒湧上心頭。在政治的鋼線上走到最前,更要步步為營。但梁天琦就是不知天高地厚,要為香港人找另一條出路,造成「三分天下」的局面。劇中梁天琦提到他的一位政治「啟蒙老師」——王俊杰。梁天琦直言看畢《香港民族論》深受感動。

電影亦帶交代梁天琦被DQ後,Plan B的過程,如選舉論壇「練兵」,梁天琦問,梁頌恆答。梁天琦被禁選固然失落,梁頌恆也不見得好受,也背負了千斤重擔在肩。最多嘆息的聲音,就是梁頌恆與游蕙禎宣誓的一幕。儘管如此,我認同梁頌恆在電影中的一個比喻:「假設我們要過對面海,其實好難一步登天,每人只可以鋪幾格磚,之後可能無退路,只得跳海,讓後來者繼續鋪下去。終有一日可能過到海。」無論小至社區,大至整個香港的民主進程,都無可能由一個人、一個團體一蹴而就。在我來說,投身政治就如燃燒自己,把握自己最絢爛最ready的一剎那盡情盛放,發揮最大的用處全心奉獻社會,綻放過後要懂得退場,甚至提攜後輩,讓後來者可以繼續鋪磚向目的地進發。可惜不少政客戀棧不退場,時代再向前推,馮檢基還以為自己仍在呼風喚雨的年代,幻想自己仍是不可或缺的中鋒。

劇末,梁天琦曾說不希望再為任何組織參與選舉,希望將來有機會是「為自己」,而非「他人」。他確實燒盡了自己的光環來成全組織,成就別人。聽罷,我不禁眼眶都紅了,「為自己」是天經地義的事,在他來說是多麼困難!回想自己自告奮勇參與過2015年一場小小的區選,全程順自己意願出戰,不受政黨或任何人支配,甚至有街坊願意順著我的意願並肩作戰,是多麼幸福的事!但在梁天琦來說,竟然是一個高不可攀的夢想!我多麼希望他今後,要全心多「為自己」,在美國的日子,盡情彈結他,順著自己的心意活下去,不要再萌生尋死的念頭。

離場後,獨自步經天橋,望向夏愨道的方向時,彷彿埋藏在心底所有結了痂的傷口,都開始滲出血水。電影中的情節,大家有多少曾親身經歷?鏡頭前被迫出來的勇氣,鏡頭後為勢所迫的懦弱,又有多少人能真正明白?

謝謝天高地厚的導演林子穎,多得她的堅持,才能讓更多市民明白,鏡頭前的英雄,其實在鏡頭後,也只是個不知天高地厚,喜歡彈彈結他的小伙子。謝謝導演林子穎,紀錄了他的心路歷程。

▲梁頌恆代梁天琦出戰,重問楊岳橋「底線論」及「香港是否已無險可守」。▲

楊岳橋認為議會仍是「橋樑」和「堡壘」。


334 views

MISS JENNY LEUNG

SKW CAT STUDIO@SHAU KEI WAN

©2017 by skwjenny.